<track id="xxtt7"></track>

      首页  >  凯风专区  >  评论
      “全能神”祸行海外 其邪恶丑态人人喊打

      作者:陈哲 · 2022-12-1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全能神”邪教组织十分邪恶,不仅在精神上控制、操纵信徒,而且行为观念上也十分暴戾残忍,轻则谩骂殴打,重则杀人自残。如今,“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危害在境外屡屡曝光,所在国民众十分愤慨,极尽唾弃。

      据韩国“宗教与真理”网站2022年10月12日报道,“全能神”邪教组织因排放污水,遭到当地民众的举报,记者在前往调查取证时,被“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信徒殴打意图销毁证据。

      事件发生过程是这样:居住在韩国江原道横城郡屯面聚居地的“全能神”信徒不遵守环境保护方面的法规,未经许可,非法往河流肆意排放废水,致使河流清水变红,污染了当地村庄的水源。居民十分不满,多次向“宗教与真理”网站举报。

      10月11日上午,网站记者前来调查取证,恰巧遇到一名“全能神”信徒。该“全能神”信徒佯装给村长和警察打电话,没成想却唤来了帮手。记者遭到“全能神”信徒的殴打和抢夺手机。

      ▲前来调查的记者被“全能神”邪教信徒施暴。原文配图

      “全能神”邪教信徒的暴戾源之于邪恶的教义

      众所周知,记者采访的背后关乎社会公道,关乎是非曲直,记者的采访权来自公众的知情权,因此,记者采访不仅仅是为了新闻业存在的价值,更是为了公众的托付,社会的公正。而“全能神”信徒的施暴行为无疑已经阻挠了正当的新闻采访。这些“全能神”信徒究竟以何种身份行使何种职权阻挠记者正常的采访行为?是谁赋予了这些“全能神”信徒对正当采访行使暴力的权力?

      经过审视,“全能神”邪教组织的狂妄、狰狞邪恶的面目皆源之于教义。

      在“全能神”的教义中,处处充满着血腥暴力内容,“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正因为有这样暴力教义的教唆,记者在调查取证时,面对悖逆“全能神”教义环境时,认为暴力的手段就是铲除“邪灵”“恶魔”的正当手段,这也是记者受到“全能神”信徒暴力殴打和抢夺手机的直接诱因。

      在“全能神”邪恶教义蛊惑和精神控制下,一系列“全能神”信徒暴力杀人乃至弑亲之举在上演。如,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5·28”杀人案;“全能神”信徒万成彦用斧头将8岁的儿子砸死,并钉在“十字架”上;村民闵拥军相信“世界末日”,手持菜刀闯入学校,将23个无辜的孩子砍倒在地;河南南阳村民因拒绝加入“全能神”遭到毒打和残害,9人受伤,7人被打断双腿,2人被割下右耳;“全能神”信徒李桂荣将自己仅两个月大的女儿视为小鬼,残忍地割喉杀害。

      ……

      在法律上,前文所述“全能神”信徒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记者行为或许已经涉嫌多项违法犯罪。当记者因正当的采访行为被殴打,真相和法律一定不能缺席。对于一个法治健全的国家,执法部门一定会对此事展开调查,保障记者正当的采访权利,给被殴打记者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交代。

      “全能神”邪教恶行累累,无疑引发民众的担忧与不满

      据韩国媒体报道,“全能神”邪教组织盗用多名信徒的信息在韩国各地以高出时价十倍的价格花费数十亿韩元购买房产、耕地、果园、农场等,严重扰乱了当地市场秩序,民众十分不满。而耕种这些土地的都是被“全能神”蒙骗,被其“世界末日论”蛊惑的信徒。这些信徒在田地里辛苦劳作,连一分工资、劳务费都得不到,而花费巨资购买的耕地、农场、房屋,都是来源于“全能神”信徒奉献的个人财产。

      据一位“全能神”前信徒描述揭露,生活在韩国的“全能神”信徒,一举一动都要受到监视。所有的护照和其他身份证件都要交于“全能神”组织统一保管,不得与亲人有任何联系,毫无人权和自由可言。

      据韩国媒体“宗教与真理”报道,“全能神”邪教组织除严重扰乱韩国不动产市场秩序外,还焚烧垃圾产生大量浓烟,将垃圾随意倾倒在居住地附近的山谷河流中,致河中鱼群大量死亡,严重污染、破坏当地环境,且染指韩国乡村就业市场,再度引起当地民众的担忧与不满。

      由此可见,“全能神”邪教在榨取信徒劳动成果、掠夺信徒钱财、控制成员、污染环境、扰乱社会秩序的同时,干的都是反社会、忤逆人伦的违法犯罪行为。

      “全能神”邪教逼迫信徒抛弃亲人,致使很多家庭支离破碎、骨肉分离

      “全能神”邪教完全控制了信徒的思维,要求信徒远离家人,同妻子或者丈夫断绝关系,摆脱不信神的魔鬼家人,并且威胁道,“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导致聚居在韩国的“全能神”信徒大多与国内的亲人断绝往来,人权遭受严重侵害。

      请听部分“全能神”邪教受害者家属的心声:

      我是刘博超(化名),山东省滨州市人。我的儿子刘晓宇(化名)、儿媳崔玲(化名),被“全能神”组织蛊惑,加入“全能神”组织,于2015年1月出境赴韩国。我年事已高,十分思念儿子儿媳,家中还有7岁孙子十分思念爸爸妈妈,非常可怜,但由于“全能神”,导致我儿子儿媳不能与家人团聚。多年来寻亲,已消耗我们这个普通家庭的大量精力、物力,但还是没能实现亲人团聚。我们十分痛恨“全能神”这个邪教组织。

      我是徐丽(化名), 吉林省延吉市人,我丈夫在2012年年中时接触“全能神”,2013年5月来到韩国,至今未归。因为他信“全能神”,抛弃了我和孩子,把房款也交给了教会,不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对我们不管不顾。虽然我苦口婆心的不断劝阻,仍不为所动,即使公公和婆婆去世也不敢回家。孩子还要上学,我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实在太艰难,经济上也非常拮据,严重影响我和孩子的生活质量,对未来也不知怎样应对。邪恶的“全能神”真是太可恶了,用捏造和颠倒事实的手段来控制信徒,希望他们尽早醒悟过来,回到正常的生活。

      ……

      韩国《济州日报》也曾刊发一则特殊的寻亲启事,是一名中国父亲涕泪寻找因受“全能神”邪教蛊惑,赴韩离家不归的女儿陈阳。

      “全能神”信徒当中有母亲抛弃嗷嗷待哺的孩子,有对家人谎称去境外出差或是去打工一去不返,还有对家人允诺一年后回来却从此杳无音信……

      ▲图为:“全能神”教徒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在韩国这些“全能神”信徒善于伪装,习惯于秘密群居的集体生活。信徒们忠于“全能神”邪教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信徒之间的无端猜忌和互相监督,让“全能神”内部的软禁政策更加严格。信徒与外界的接触需要得到“全能神”组织骨干的批准。他们通过互联网日夜不停的宣传“国度福音计划”,长期被奴役、被软禁。这些“全能神”信徒与家人断绝往来,伪装难民,上欺父母,下瞒子女,中蒙夫妻,原本其乐融融的家庭支离破碎,痛苦不堪。

      据韩国《清州日报》报道,2022年8月17日上午,“全能神”受害者家属团体与防范“全能神”侵害委员会联合在韩国忠北报恩郡厅举行了记者见面会,公开控诉“全能神”恶行,并揭露其邪教本质。希望这些被“全能神”邪教蛊惑的信徒认清形势,识破“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早日回到家人身边。

      ▲赴韩“全能神”受害者家属期待与亲人见面

      “全能神”邪教的恶性,在法律上受到规范

      由于“全能神”利用韩国宗教政策宽松的的特点,把自己伪装成宗教,积极向韩国渗透,受到韩国民众的质疑、宗教界的抵制。在韩国,“全能神”的另一个身份是虚假难民团体。他们以顽固的姿态拒绝和嘲笑韩国政府对他们做出的离境令。

      2013年,韩国政府谴返了9名“全能神”信教,原因是他们以难民身份进入韩国后,继续为害社会,对宗教团体的活动造成极大的破坏,因而被谴返。

      2019年9月,“全能神”邪教组织因涉嫌公然违反《难民法》、国际儿童权利公约,参与虚假诉讼,以及暴力伤害、非法拘禁等多项罪名被韩国独立检察厅正式启动刑事调查。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期间,由于“全能神”邪教组织聚居窝点抵制韩国当局新冠病毒相关防疫措施,引发强烈民怨。韩国民众在“青瓦台”总统府网站发起请愿,要求政府将“全能神”虚假难民强行遣返。

      据韩媒报道,恶意使用《难民法》延长滞留时限的“全能神”信徒,目前集体生活在韩国江原道横城郡屯面一带,附近居民对其团体进行的邪教活动进行了控诉,并已向政府机关提交了请愿书。韩国媒体为此呼吁:“希望对于这样的现实问题,韩国法务部能够积极关注、有效应对。”

      为了维护社会秩序,避免“全能神”邪教钻韩国现行《难民法》漏洞,平息社会公众的愤怒,防止“全能神”邪教申请虚假难民身份,以实现长期滞留韩国传播扩张邪教的目的,从制度根源上杜绝虚假难民问题的发生,2021年7月,韩国法务部门就《难民法》部分条款进行修订,完善了难民申请制度,并公布施行了部分修订案。相对应的是“全能神”在韩国难民的申请均被驳回。

      由此可见,“全能神”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信徒赖以难民身份申请取得保护的骗人伎俩,业已被人识穿,人们清楚,“全能神”信徒不是什么“难民”,而是邪教害人之徒。

      对于“全能神”邪教,我们只有保持高度的警惕,识破其诡计,认清其危害,将其铲除,才能避免伤害。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美女露出胸扒开尿口网站

          <track id="xxtt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