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xtt7"></track>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四十歲的她因信“神”白發蒼蒼

      作者:正清和 · 2022-09-14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再次接到張小芳(化名)打來的電話,她開心地向我報喜,“兒子考上了心儀的大學”,言語間,喜悅驕傲之情無以言表。掛掉電話,第一次與張小芳見面時的場景再次呈現眼前。那是2018年秋天,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才40歲,真的無法相信那個滿頭白發、神情憔悴的女人就是張小芳。   

      原本一家其樂融融 

      張小芳,女,1978年出生于皖南農村地區,初中畢業便南下廣東打工,在工廠里起早貪黑地忙碌。后來,張小芳與廠里同為安徽人的工友相識、相戀、結婚。

      隨著女兒、兒子相繼出生,2004年,夫妻倆結束南下打工生活,回到農村老家。丈夫在附近工業區的工廠打工,張小芳在家種地、帶孩子,一家人生活雖然不算富裕,但是夫妻一條心,日子很有盼頭。

      張小芳很勤勞,出于為丈夫分擔養家壓力的想法,經常騎三輪車把自己種的菜送到城里的菜市場售賣。她種的菜品質很好,每次都被搶購一空,還結識了一些老顧客。

      如果沒有陷入“全能神”的泥潭,張小芳可以這樣平淡地幸福生活下去。

      遇到了“知心姐姐”

      2013年,有位四十多歲的大姐經常購買張小芳的菜,還時不時地和張小芳聊家常。得知張小芳家里有兩個孩子在上學后,這位大姐在買菜時,經常會送一些零食、文具和小孩衣服給她。善良的張小芳非常感激,以為自己遇到了“知心姐姐”。

      取得張小芳的信任后,這位“知心姐姐”開始勸她信“女基督”,聲稱“女基督”又叫“全能神”,是“神”化作一個女人來到人間拯救世界,而且一人信“神”就能保佑全家人平安。張小芳沒有多想,很相信“知心姐姐”說的話,單純地認為能保佑一家人平安就是“好神”,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于是,張小芳便跟著“知心姐姐”一起信“神”,有時會跟著她參加聚會。一起聚會的幾人都特別熱情,聲稱大家就是兄弟姊妹,都是“一家人”。他們一起看一些關于地震、海嘯、瘟疫、饑荒、洪水等災難性“電影”,聲稱世界末日快要到了,地球快要爆炸了,只有“全能神”能拯救世人。他們還會聊一聊信“神”得到的所謂“福氣”,比如“自己騎車摔了一跤,‘神’讓自己毫發無損”“因為有‘神’保佑,孩子考試取得了好成績”“得‘神’護佑,丈夫的工資又漲了”“自從信了‘神’,自己的胃癌都康復了”……總之,“全能神”無所不能,“信神”就能讓一家人平安有福。

      在他們的影響下,張小芳開始把自己和家人的命運寄托在“全能神”身上。 

      淪陷為“全能神”的傀儡

      張小芳不再忙碌在田間地頭,而是把心思幾乎都用在了“信神”上面。她不放過每一次聚會,渴望和兄弟姊妹一起為“神”禱告、歌唱。

      在這個“家庭”里,張小芳有了新名字“玲玲”,還被要求寫下了“永不背叛神的保證書”。她用自己和孩子們的生命發了“毒誓”:“我會全心全意相信神,為神盡本分,永不背叛神。如果我背叛了神,必將受到神的詛咒,自己出門被車撞死,孩子們也不得好死?!睆哪且院?,這個“保證書”就像緊箍咒一樣,完全控制了張小芳的身心。

      2014年,在一次聚會中,“知心姐姐”興奮地告訴大家:“‘神’的作工快結束了,世界末日即將來臨,現在要抓緊時間盡本分,想方設法為‘神’做奉獻,才能離‘神’更近,被‘神’拯救?!?

      張小芳回家便立刻向丈夫和孩子們“傳福音”。丈夫本就對她因為信“神”經常不著家而生氣,看到她讓孩子們放棄學業去信“神”更是大發雷霆,甚至提出:“你再信‘神’,我們就離婚?!奔胰硕季芙^“信神”,可這時的張小芳卻在整日害怕受到“神”的詛咒和懲罰。

      為了全家人都能在世界末日來臨時被“全能神”拯救,張小芳傻傻地相信“一心一意追隨神才是唯一出路”。同年11月,她經不住邪教蠱惑離家出走,專心“盡本分”,全心全意“為神奉獻”。

      然而,直到2018年,世界末日都沒有真正到來。張小芳卻煎熬地度日如年,過著提心吊膽的非人生活,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被“神”懲罰。她跟隨著那幫兄弟姊妹游蕩在家附近的城鄉結合部,租住在簡陋的民房里,所有衣食住行都由專人安排,不允許使用手機,不允許與外界有任何聯系,如行尸走肉般完成“神”交辦的任務,不敢有任何馬虎。 

      白發蒼蒼,悔不當初

      離家四年里,張小芳很想念孩子,經常偷偷地流眼淚,多次思想動搖:“已經奉獻了這么多,‘神’應該都看到了,是不是可以回家了?”但是,這個念頭一出,張小芳馬上就會想到自己寫下的“毒誓”,便告誡自己:“不能胡思亂想,不能半途而廢,不好好盡本分必遭‘神’的懲罰?!?

      2018年10月,經多方努力,張小芳終于被找到了。緊繃的思想壓力,內心的苦苦掙扎,惡劣的生活環境,讓才40歲的她過早地白了頭發,老了面容。

      我和其他反邪教志愿者與小芳的家人一起,立即對張小芳開展耐心細致的幫教,引導她放下對“全能神”的心理畏懼。張小芳終于明白過來,痛哭流涕,悔不當初,看清了“全能神”的邪教面目,徹底掙脫了“全能神”的精神控制。

      如今,張小芳回家了,陪伴孩子們成長,再度成為丈夫的賢內助,四口之家恢復了往日的歡聲笑語。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美女露出胸扒开尿口网站

          <track id="xxtt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