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xxtt7"></track>

      首頁  >  文化歷史
      劉備在世時并未完全按照《隆中對》的戰略逐步推行

      2022-10-08 來源:騰訊歷史

      后人評論諸葛亮及其《隆中對》,由于種種原因,往往出現溢美和回護之詞?!堵≈袑Α分蓄V堑呐袛?,有時被賦予光艷的色彩;其中的不足,甚至也被認為是美玉的本色。這樣就在思想上神化了諸葛亮,增加了理解的混亂。

      后世更是受《三國演義》影響,對諸葛亮近乎神話似的吹捧,但是脫掉諸葛亮的八卦袍、擯棄其呼風喚雨的本領,他究竟該如何評價?

      要客觀地評價《隆中對》的優缺點并分析其原因,這比起對《隆中對》 一味贊揚,一味辯解,要有益得多。憑證據,究形勢,驗效果,論得失,探緣由,這種科學的研究無損于諸葛亮的歷史形象,只會使我們能夠更準確地理解《隆中對》,更準確地理解諸葛亮的貢獻。

      《隆中對》近期方略和諸葛亮在實施中的作用

      《隆中對》的提出,是在建安十二年 (207年),即赤壁之戰的前一年。它無疑是提供給劉備的一個基本正確的政治選擇。以后歷史的發展,在相當程度上證明了《隆中對》的正確性。

      《隆中對》堅實的事實基礎如下:

      1、曹操已牢固地據有北方,居挾天子以令不臣之勢,必須承認這種現狀,不可與之爭鋒,也無從與之妥協。

      2、曹操即將憑借其優勢力量,向南方用 兵,而南方長江流域地境則分陳著揚(孫權)、 荊(劉表)、益(劉璋)三股獨立存在、彼此尚無聯系的力量。這三股力量,尤其是荊、揚力量,如何因應時局,調整步驟,共抗曹兵,是形勢發展的關鍵所在,需要能動地加以處理。處理得當,形勢發展會有利于抗曹陣營,劉備也會贏得存在和壯大的機會。

      根據對形勢的基本估計,諸葛亮向劉備提出三個方面的對策作為近期目標:

      1、取劉表

      這是可行的一著,但劉備不敢。劉表據荊州已歷二十余年,雖然無甚作為, 但是在平常情況下還可以保境安民。劉備是驚弓之鳥,羈旅寄寓,在荊州無根基。只憑數千之眾,欲吞并劉表,需要相當的膽略才識才行,而這正是劉備所缺乏的。

      劉備

      據《三國志· 蜀書·先主傳》及注,當北方曹兵猝至之時,劉備自新野急奔襄陽,其時劉表已死,諸葛亮說劉備攻劉表之子劉琮以據荊州,劉備以“不忍”相答。 后人論及此事,大抵以政治信義推崇劉備。但是看看前面的劉備朝秦暮楚、反復無常的個人歷史, 可知恪守政治信義并非劉備的特點。

      赤壁之戰后劉備拒絕孫吳水軍假道攻蜀,說:“汝欲取蜀,吾當被發入山,不失信于天下也?!钡菦]過幾年,劉備乘受劉璋之邀的機會而覆劉璋之師,何曾顧及政治信義?所以劉備所謂不忍取荊州,只能用不敢來解釋。只是到了赤壁戰后劉備成為勝利者的一員,荊州的一部分才自然而然地落入劉備之手。

      2、取劉璋

      劉璋偏處西南,無礙大局,尤其是于當前抗曹沒有直接作用,劉備決無溯流千里,越峽逾巴,冒險取蜀的可能與必要。但《隆中對》認為,這是劉備植根所在,應當相機取之。

      3、承認孫吳力量的存在并與之結盟

      孫劉結盟,主動權并不在諸葛亮、劉備而在魯肅、孫權之手。此時孫權正從太湖背后的閉鎖狀態中走出來,從京口凝視著長江上游的烽煙。他知道如果曹軍得以久據荊州,下一個將要受害的地方就該是江東了。實際上,在赤壁之戰的同時或稍后,曹操與孫權的巢湖之戰就已開始。孫權只有兩種選擇,降曹或抗曹。即令降曹,也得保住江東基業,這又必須能戰才行;不能戰,降曹后遲早必被吃掉。不論是降是戰,當務之急都是支援承受曹軍主力壓迫的劉備。

      孫權

      朱熹論及此問題時說:“孔明之請救,知其不得不救。孫權之救備,須著救也。不如此,便當迎操矣。此亦非相識,勢使然也?!睂O劉結盟,是一方求救,一 方不得不救,于雙方都需要,都有利。至于雙方沖突的可能性,此時尚未出現。

      《隆中對》近期方略大概如此。

      《隆中對》的遠期方略與劉備的作用

      《隆中對》遠期方略,是關于入蜀、治蜀和自秦川、宛洛北伐等事。近期方略與遠期方略合而觀之,《隆中對》似乎是一個進取的開拓的方略。這個方略能夠實行到什么程度,一靠客觀條件,二靠劉備有堅定的追求。

      但是此時的劉備胸中并沒有裝著《隆中對》。他是一個不具有明確戰略思想的隨波逐流的人。雖然這樣,歷史大體還是順著《隆中對》的方向步步發展,這證明 《隆中對》大體上符合客觀條件,具有無形的力量。

      劉備對諸葛亮始而有知遇之恩,終而有白帝托孤之詞,而諸葛亮后來也是鞠躬盡瘁以輔劉禪。這些情況,使歷代史家多認為劉備最賞識 《隆中對》,并始終不渝地為實現《隆中對》而奮斗,軍政方針悉以《隆中對》為依據,委諸葛亮行事。其實,情況并非都是如此。

      劉備一生與曹操角逐,不是對手;與孫權角逐也無優勢。當時人對劉備評價,有譽有毀,但是毀多譽少,毀實譽虛?!断戎鱾鳌纷⒁?《傅子》載曹操丞相掾趙戩之言曰:劉備“拙用兵,每戰必敗”;《陸遜傳》亦謂劉備“前后行軍,多敗少成”。劉備一生的敗戰記錄,是人所共知的。只是到赤壁戰后,劉備才恢復了一支可觀的武力,被陸遜視為“強敵”。但是夷陵一戰,正是這個陸遜,使其“強敵”全軍覆沒。

      劉表

      比軍事才能的估價更為重要的,是劉備的政治聲譽問題?!断戎鱾鳌纷⒁段簳份d呂布諸將曰:“備數反復難養?!边@是建安初年的事,劉備聲譽已是如此。以后劉備又幾經反復,才在荊州劉表處暫獲棲身之所,而劉表也同樣地“疑其心,陰御之”。赤壁戰后,劉備據有荊州江南四郡,這本是荊州境內落后之區。

      《魯肅傳》注引 《江表傳》,周瑜上孫權箋,還說“劉備寄寓, 有似養虎”。以后劉備助劉璋而又叛劉璋,也是如此。道義原則不是認識和評價《隆中對》的主要標準?!堵≈袑Α分须m有道義說教之詞,它本身立論,卻主要是以利害而不是以道義為出發點。但是道義影響政治聲譽,在當時還是起作用的。

      劉備的優勢,似乎在于《隆中對》中說到的“帝室之胄”的身份。這只是相對于曹操挾持漢獻帝一事而言。但是漢室之衰已是無可挽回。何況漢獻帝的法統既然還存在,劉備就不能置之不顧而另外有所標榜。所以帝胄身份并無助于劉備的成功。至于對長江流域的劉表、劉璋而言,劉備連這點名義上的優勢也談不上,因為三劉恰恰都是西漢景帝的后裔,都是帝胄;而且劉表、劉璋,論家世和個人履歷,顯然都比劉備要強得多;論擁有的潛力,也遠在劉備之上。

      而且稍前幾年還有一個“帝室之胄”劉繇,曾經被安置在揚州牧的位置上。劉繇、劉表、劉璋,東漢的揚、 荊、益三大州的州牧,都是受命于漢帝,名分上劉備與他們也是未可同日而語。劉備終于并吞劉表父子及劉璋勢力,不是憑帝胄身份,而是憑他自己闖蕩半生的權詐,憑他的對手的愚昧和暗弱可欺。

      總之,自從草廬作對以后以至劉備駕崩前,劉備并未以《隆中對》的方略為念,孜孜以求其實現,當然也沒有把諸葛亮放在運籌帷幄的貼身位置上,大事向他咨詢。劉備死后,諸葛亮得其托孤之言,始獲特殊地位。此后治蜀、北伐諸事, 諸葛亮才得以按照《隆中對》的謀劃,擇其可行者逐步推行。也許可以這樣認為,劉備駕崩后,諸葛亮始得真正盡其才用。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美女露出胸扒开尿口网站

          <track id="xxtt7"></track>